首页 
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重点报道
最美“邮政绿” 见证新“庙塘”
来源:水电十五局 作者:李海斌 时间:2020-05-21 字体:[ ]

2020年清明前,在巫山县庙堂水库工程所在地,我偶遇了一位老人,他其貌不扬、身显单薄、一身“邮政绿”。

通过交谈加“网搜”,我才知道这位老人原来是2007年感动重庆十大人物之一。不仅是这样,他还有一大串头衔。

2008年全国邮政系统先进个人,2009年重庆市道德模范、重庆市劳动模范,2010年全国交通运输行业文明职工标兵,2011年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……

老人有一个很有意境的名字,王安兰,或许是“安之若素、素心如兰”的意思吧。

人如其名,无论岁月如何变迁,他都以一种积极向上而优雅的姿态,征服茫茫大山,服务山区群众,活出了自己的精彩。

初见“小老头”

3月23日,我们作为庙堂水库的先遣队,一行5人,翻山越岭,爬上一座山再下一座山,穿过山路“二十一弯”,越过惊魂“十八公里”。

最终,我们用了近三个小时,走了不到20公里、宽度仅3米、一边靠山一边临崖的进场路,到了有庙没“塘”的庙堂村。

当天我们租了套三层民房,正式入驻庙堂水库施工现场,自然而然我们便有了邻居。

31日下午,隔壁邻居伟文(音)说他家要来亲戚,他老丈人和丈母娘,他要准备炖猪蹄!

家里来客人了,女婿女儿自然要好好准备,毕竟是最亲的人。他随后又说了句“我老丈人也是这个地方的人,家就在你们隔壁”

我第一反应我便想到了“青梅竹马”,对着伟文会意一笑,其中的意思自然他也明白。

晚上9点多,一辆白色面包停在门口,下来两位老人,男的个不高、有点瘦,左眼比右眼小,女的严重驼背,身体瘦弱单薄,但能看出来年轻时定是美女。

刚下车,就开始从车厢搬东西,有吃的喝的,还有鞭炮礼花,我顺手帮忙从老人手里接过米袋子,放到门口,碰触间,老人的手让我感觉到了“沟壑”和“毛躁”。

问候几句之后,伟文把我们几个“外乡人”介绍给老人,老人笨手笨脚、手有点抖,从裤兜掏烟发给我们,只说了句“喝烟”,

抽烟的同事客气的接过烟,寒暄了几句,我们便离开了邻居家。伟文在送我们出门时说他老丈人不善言谈,但是位名人,是劳模。

他还参加过“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”阅兵典礼,家里还挂着和习大大的合影,他叫王安兰。

“生死邮路”主人公

随之,我便记住了这三个字,这个略似女性化的名字,王安兰。回到住地,我用手机浏览器输入“王安兰”,热搜有2个,一男一女,男的便是伟文的老丈人。

原来他是重庆市巫山县官阳邮政支局投递员,在庙堂乡被整体搬迁前,他已在这里做了19年的步班投递员,曾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

19年间,他共投递邮件131万件,投递党报党刊80万件,从未发生过积压和延误。他“爬行”过的山路超过16万公里,相当于绕了赤道4圈。

《光明日报》(2013年07月26日10 版)《穿越“生死邮路”--记重庆市巫山县官阳邮政支局投递员王安兰》里有这样一段:素有“小西藏”之称的庙堂乡,曾被列为“中国最贫困的10个乡镇”之一。

这里地处大巴山深处,东连神农架,南靠巫山,西临平河,北接湖北当阳,全乡平均海拔2000米,乡政府所在地距县城175公里。

从公路尽头的官阳镇到庙堂乡,约80公里的羊肠小道要翻过多座海拔超过3000米的大山,很多地方只能手脚并用在悬崖峭壁间爬行。

1998年前,这里曾是巫山县唯一不通公路不通电的乡,当地约80%的居民从未到过县城。这个“小西藏”的对外联系,全靠王安兰这样的步班投递员。这便是这个其貌不扬却不简单的“老小头”的“完美简历”。

随后,一部微电影吸引了我的眼球,由老人19年步班投递历程改编的微电影《生死邮路》,短短20多分钟,让我对这个“小老头”有了更深切的了解。

当看到他冒着大雨、顶着烈日、跋山涉水、穿梁越溪、来回三趟终究把一份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送到了本人手里。

画面是他满脸血迹,却面带笑容,我不由的流泪了,就在这一刻,我找到了我在这条“水电路”上坚持走下来的理由,老人家不忘初心,我辈必将牢记使命!

2008年,庙堂乡整体搬迁,留下来的不到十户人家,庙堂乡也成为了历史,在中国的行政版图上被平河乡郎子村八社所替代。

现在路宽了,虽说不足三米,但已经足够乡亲们出行,通电通网了,老人们在家就能和孙子视频了,孙子回家可以看“熊出没”了。

现在,乡亲们出门不再靠走,通信不再靠吼,但乡亲们依然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不同的是乡亲们每天过的都有盼头!

“小老头”也不在给大家送信了,每年仅仅回来看看孙子,看看老家,看看山,祭祖扫墓,因为乡亲们有了电话,不在写信了,他也有了新的工作!

“劳模”庙堂寄语

4月1日中午,我们五人临时组成的项目部中午饭是陕西特色的“臊子面”,临时决定,请老人家吃面。

快下午一点,老人家清明祭祖回来了。厨房便点火下面、烧汤,为老人专门做了四碗具有“薄筋光汪酸辣香”的陕西特色“臊子面”,以表敬意。

饭后,和老人家聊天,老人对面赞不绝口,更对陕西人的热情激动不已。

我们向老人家简单介绍了十五局的业绩、庙堂水库工程概况后,老人家不知是激动还是“邮病”,不住的抖动右手,就如19年间从他手中“抖”出去的信件那个瞬间。

“我这一辈子属于党,是党培育的投递员,庙堂的路我太熟悉不过了,可以说这里的每个石头上或许都有我的脚印、手印和血印。” 他说。

“原来这里没有路,这里的村民太苦了,我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他们最亲的人,我为乡亲们送来了远方的慰问、关怀,更带来了国家的党政方针。”

“我知足了,我对得起国家和人民,但我这辈子最对不起孩子和我老伴,我老伴就是为了我才成了现在的样子。”老人边说边抹泪。

“你们是大单位,是央企,我相信你们会建好这个水库,我也相信,我会看到水库建成的那一天,到那时,你们便是我们的大恩人,到时我会来看你们、看这里的山、这里的人。”

庙堂是有庙的,文佛庙,但没有“塘”,这个重大发现是在我们第三次踏入这片净土后发现的!

作为中国电建的一名建设者,我们相信,踏着先烈走过的山、趟过先辈跨过的河,我们定会在这“小西藏”竖起一座“布达拉宫”。

四年后,这里必能成就一池碧水、一条幸福路、一座百年工程,那时,这里真正有了“塘”,“有庙有塘”自然就成了新庙堂!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